咨询客服

+QQ-8111118

新闻中心

在线客服+QQ-8111118

当了两年软件工程师,我学到了三条生存法则

浏览次数:    时间:2019-03-13

编者按:从高校校园进入职场,环境的转换通常也意味着生存规则的改变。我们在学校里所信奉和追求的那些在职场环境中是否适用?工作之后,是否只要足够努力、闷头工作就能像在学校一样拿到最好的成绩?本文作者 Mitchell Irvin 分享了他进入软件工程工作两年之后的所思所想,其中并不仅仅适用于软件工程师,对于告别校园、初入职场甚至有过多年工作经验的“老手”都有很大的借鉴意义。

接下来你会看到我的一些个人职业经历,包括成为软件工程师以及工作两年之后学到的一些经验、教训和其中存在的一些遗憾之处。

大学和工作场所

2015 年,我还是佛罗里达大学的一名学生。当时,我研修了一门可能是整个学院最难的课程,当时负责授课的教授在课程展开的那个学期内会分配给学生多个团队项目。在每个项目结束时,这名教授会单独对每位学生的表现进行评估。然后在分配下一个团队项目时,他会将之前项目任务中表现最优秀的学生整合到一个组,表现最差的学生会继续留在他们原来的组。这样到学期结束时,班里的学生要么是竭尽全力并且成功进入了一个强大的团队,要么是最终待在了一个表现差劲的团队。这样的分配与激励方式很美妙,强者不必去忍受弱者或者是为弱者买单,而弱者可以选择让自己变得强大,否则就只能面对失败。用“唯才是用”(meritocracy,也有译为优绩制度,指应该根据才能、努力以及成果来评定一个人,而不是根据性别、种族、年龄或财富等其它因素)一词来形容这一环境系统可谓最恰当不过,这样的系统奖励的是那些最有才华的学生,而那些不努力的学生也必须自食其力,自己承担后果和责任,我真的非常喜欢这种环境系统。

一年之后,我毕业了。当时的我干劲十足、精力满满、胸怀大志,十分理想主义地准备在我过去四年学习的专业领域内大干一场。实习结束之后,我收到了来自一家大型企业软件工程师职位的邀请,我接受了这一职位,内心渴望自己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软件工程师。

开始我参与了一个项目,这一项目严重缺乏相关支持资源。我们负责构建一个 Web 应用程序,这一应用程序的功能与大多数 Web 应用程序的功能无异:公开一些数据并且可以让用户操作这些数据。我和其他两位工程师一起负责开发工作,另有一位质量控制工程师负责测试方面的工作。仅仅几个月的时间我就开始认为自己是这个团队中拱心石般的角色,负责撑起一切。用户需要我们去构建一个新功能吗?没问题,我能搞定。需要有人去促成一下回顾会议?当然可以。很快我就发现自己所处的是一个没有我的努力就毫无进展的环境体系。就这样,在我 22 岁那年,我在一家财富 25 强企业扮演起了首席工程师的角色。

但是问题在于,尽管我在近一年的时间里一直承担着团队的绝大部分工作任务,我所得到的报酬仍然只是团队里其他经验丰富成员的一小部分。我没有得到“A”的学分成绩,他们也不是“F”,我没有分到股票期权福利,休假时间也更少了。我不久就意识到了这些,之后很快我的挫败感就明显地表露了出来。当与那些不熟悉该软件的工程师合作时,我很难再对他们保持耐心,很难再展示出乐于助人的态度。我的冷漠感不断增长,工作效率急剧下降。如果我与另外一位工程师合作负责一项工作,那我保持与他的工作步调统一(即便可能只是我原来工作效率的 5%),我也仍然算是做了我的工作,对吧?

我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中度过了这一项目最后三个月的工时间,项目完成的并不算从容,团队士气低落,没有人为过去这 14 个月的“努力”终于开花结果而兴奋。更重要的是,我知道其中一些队友不会再为将来可能与我合作而心存期待。我这才开始意识到我对于工作环境的态度已经对我以及周围的队友产生了不利影响。

几个星期之后,我发起了一项调查,关于该如何让自己成为一名更好的队友这一问题而寻求其他队友的反馈。最终的调查结果有一点非常明确,那就是个人表现并不能决定一切。在我开始职业生涯之后,我想当然地认为工作场所也是采用 “唯才是用”的分配和选拔标准,就像我在大学校园里的那门课程一样,强者会得到应有的奖励而弱者也会为他们自己的行为买单。正是这种看法影响到了我与他人合作的能力,使我不再感谢他人的贡献和付出,丧失了谦虚学习和耐心指导他人的品质,团队其他成员对我的印象也成为了“过于看重个人表现”。

我学到的第一课:你的技术实力(硬技能)很重要,但是你与同事的关系(人际关系/领导技能)与之同等重要。

地址:菲律宾  QQ:+8111118  传真:+86-0000-98888
天音娱乐 版权所有     
在线客服① 在线客服② 代理加盟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