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客服

+QQ-8111118

新闻中心

在线客服+QQ-8111118

美国议员要分拆科技巨头:将反垄断进行到底 巨头就该分崩离析?

浏览次数:    时间:2019-03-13

在过去几年里,沃伦曾多次提出该建议,所以这并不令人感到很惊讶。但作为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候选人,沃伦公布了她关于拆分亚马逊、谷歌及Facebook等科技巨头的计划。她的想法从何而来值得我们一读,其中一些论点也值得我们思考。但其中很多观点确实让人感觉只是在“反巨头科技”上大肆宣扬民粹主义,背后并没有太多实质内容。

“25年前还没有Facebook、谷歌及亚马逊的存在,但如今他们名列全世界价值最高、最负盛名的公司之中。这是一个伟大的故事,但也是为什么政府必须打破垄断以促进市场竞争力的原因。”

外媒认为以此段话开始提议非常地奇怪,并不能看出第一句话如何支撑第二句话。反而,一二俩句话似乎相互矛盾。25年前这些公司并不存在,如果那时采访人们哪些科技公司将成为世界巨头,答案将截然不同。科技世界是一个充满活力并变化神速的世界,大型企业也会时常陷入混乱之中并最终消失。2007年有篇文章提到了警惕垄断型社交网络巨头的力量,因为这些巨头永不会被竞争摧毁。当时的社交网络巨头是MySpace。该文章还简要提到了Facebook,但只提了Facebook将永远走在MySpace之后。

外媒表示支持更大的竞争,也大力支持颠覆现有的企业,因为这将促进科技创新。但其表示这很少是由政府进行干预来完成的,而通常是由市场的新技术及改革促进的。多年来外媒一直在谈论为什么拆分大型科技公司的真正方法是奋力争取一个有规则的世界,从而把权力放给终端用户,而非集中在科技巨头手中。

但外媒担心拆分科技巨头的计划都会让拆分更困难。这些计划并没有为建立基于规则的世界创造更多的机会,仅仅简单假设了世界将始终由大型平台企业(规模稍小,管理高度的公司)管理。这很可能会导致一个更糟糕的未来:一个仍由更集中的系统控制的未来,而不是由用户拥有权力的更分散的分布式协议控制的未来。

互联网世界中挑战不断,很多初创企业都希望颠覆巨头企业。有时候颠覆成功了,有时候失败了。我们应该警惕那些滥用权力阻止竞争的大公司。人们当然乐于见到这些公司被指控阻碍竞争对手,但一般来看,相比现实,拆分互联网巨头似乎更有可能,更能抢占头条。

“20世纪90年代,当时的科技巨头微软试图将其在电脑操作系统上的主导地位转化在新领域网页浏览中。联邦政府就违反反垄断法起诉了微软,最终达成了和解。政府对微软做的反垄断讼诉为互联网公司如谷歌和Facebook的崛起扫清了通路。”

就这段话,外媒表示了俩点。其一,显然微软参与了旨在限制竞争并损害消费者权益的反竞争活动,因为有明显证据显示微软积极打压竞争对手。但至今并没有这样的证据表示大型互联网公司存在相同的情况。最终证据完全有可能会被发现,如果发现了证据,就阻碍竞争惩罚这些公司合情合理。但是,迄今为止,所有人们引以为大型互联网企业反竞争行为的“证据”看起来却更像是企业利用产品改善消费者权益的合理措施,这与90年代微软的做法正好相反。

其二,有些人可能不赞同,但外媒很难相信政府对微软的反垄断诉讼确实促进了谷歌及Facebook的崛起。尽管美国司法部“赢了”案件,但微软并没有做出任何实质性的让步,该反垄断案件最终还是以司法部失败告终。有些人认为反垄断案件会分散微软的注意力并迫使其花费大量的资源来与司法部打官司,以及使得微软更加犹豫继续其反竞争活动,这些都帮助其他公司扫清了道路。但外媒并不认为有大量证据可以证明这些说法。微软之所以落后于谷歌及Facebook是因其忽视了互联网的力量。当微软最终意识到互联网的重要性时,它已无法做出成为一个原生互联网公司应要做的必要转变。微软暂时占领了浏览器市场,但当更好的浏览器进入市场时,微软很容易被打败。

“这个故事说明了为什么促进竞争如此重要。竞争让全新的、开创性的企业成长并发展壮大,从而推动市场中的每一个人都提供更好的产品与服务。我们不是都很高兴我们除了必应浏览器还有谷歌浏览器可供选择吗?”

这段话似乎再一次自我矛盾了。如果微软当时是一个更强大的公司,那难道不意味着谷歌的主导权更少?

“无论是在经济、社会还是民主方面,今天的科技巨头掌握了太多的权力。他们强力打压竞争、利用用户的私人信息牟利、并使竞争方向向己方倾斜。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伤害了小型企业并且扼杀了创新。”

科技巨头坐拥太多权力不假,但解决方案应该是鼓励更多的创新。市场受到了太严格的监管的话,就无法鼓励更多创新了。

沃伦的实际计划分两步:

地址:菲律宾  QQ:+8111118  传真:+86-0000-98888
天音娱乐 版权所有     
在线客服① 在线客服② 代理加盟③